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红楼绮梦(十一)

СЕКС妇女ВИДЕ,XXXXX古代性XXXX,五十路○の豊満な肉体,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

   薛蟠送走蒋玉菡和云儿后,仍留住宝玉不放。宝玉说:「我出来快一天了,也该回去了,薛大哥还有事吗?」

    薛蟠说:「是的,我还有件事情让你帮帮忙,咱们到书房说话。」俩人来到书房内,小丫环端上茶,薛蟠说:「不瞒你说,外头很多朋友都在换女人玩,但都没有合适的地方,爲此我想盖一座楼,弄一个大屋子,很多朋友聚在一起互相快活。你看怎麽样?」

    宝玉说:「那也不用费这麽大的劲啊,大家竟直去妓院不就行了。」

    薛蟠说:「不是去嫖,是每人领着自己的女人,比如说老婆,姐姐妹妹什麽的,然后在一起互相换着玩啊。」

    宝玉吃惊道:「谁肯这样做啊?」

    薛蟠说:「当然有人愿意了,其实都不吃亏吗,不是常说「我淫人妻女,人淫我妻女」

    吗。一个换一个啊。」

    宝玉说:「也许行,但人家的女人愿意吗?如果俩男的挣一个女人怎麽办?谁也不让会伤和气的。」

    薛蟠想了想说:「宝兄弟,你说的也是啊,那怎麽着?」

    宝玉说:「即是盖的是楼,就多盖一层。一楼是给来人歇息吃饭的地方。二层呢,在大屋内的地上铺上软毯,四面有四个小屋,人在小屋内更衣后再进去,大屋把窗户封严,不点灯,这样一来室内什麽也看不见。谁碰到谁算谁,也就不会有什麽事故了,在三层弄的象大哥你说的那样,明明亮亮的,只是看好了别让人惹事就行了。你看怎麽样?」

    薛蟠听了不住点头:「宝兄弟真有你的,就按你的办法去做,只是这楼叫吗名呢?兄弟你给我想想,有了后在给写到匾上好吗?」

    宝玉说:「好吧,只要哥哥不嫌我的字差,我就勉爲其难吧。」

    薛蟠说:「现在天也晚了,兄弟就在我这吃晚饭吧,我才得了一个吃饭的好方法,还是从东边倭寇那儿学来的,很好的,说实在的这法也就像你这样的人才配用。」

    宝玉说:「大哥怎麽现在净弄些古怪?」

    薛蟠吩咐丫环:「擡进来。」说着四个丫环吃力地擡进一床几放好后推了出去。宝玉见床几上盖着白单,下面隐隐约约像一个女人。薛蟠动手撩开白单,果然几上躺着一名裸身女子,在她身上布着几样菜肴。

    宝玉疑惑起来:「这是什麽吃法啊?」

    薛蟠说:「这是东洋的吃法。」他一指那女子说:「此女必是处女,洗净了当菜盘用。

    菜放到她身上,混上她的体香,别具一番风味。兄弟你来尝尝吧。」

    宝玉初次见到这样的进餐方法,他夹了口菜尝了尝,果然与衆不同。宝玉问薛蟠:「这样的才是怎麽做的?」

    薛蟠说:「我也不知道啊,那做菜的厨子是个中年妇人,我把她叫来你问她怎麽样?」

    宝玉说:「算了吧,反正我也不想去做菜,只是这女孩是谁啊?」

    薛蟠说:「你不该是看上她了吧?她是香菱。」

    宝玉说:「就是你在南京买的那个女孩?」

    薛蟠说:「是的,你要是待见她我就把她送给你吧。」

    宝玉忙摆手说:「不、不,我只是随便问问,咱们还是吃饭吧,」

    俩人边吃边喝,那薛蟠还不住用筷头挑动香菱的乳头和阴毛。弄的香菱神情激蕩,面红耳赤但有不能动弹。宝玉突的一笑说:「真没想到在你薛大哥这还有这麽一个美丽的黄花姑娘。」

    薛蟠也笑了:「前一阵子刚住下太忙了,没顾上。后来来了那个做菜的厨子我想这样的才只有你才会享用,像我这样的粗人也不配吃,所以一直给你留着,这样吧,我把厨子和香菱都给你得了。」

    宝玉知道爲了买香菱还出过人命,所以他赶忙谢绝。

    宝玉回到怡红院天色已经很晚了。麝月说:「刚才大少奶奶来找过你,我说你没在。」

    宝玉问她:「找我有什麽事情?」

    麝月说:「珠少奶奶说请你教兰少爷念书。」

    宝玉笑着说:「我自己还不念书呢,还有人让我教书,真是奇怪啊。」

    第二天一早,宝玉少不得去稻香村一趟。一见李纨就说:「嫂子真让我教兰儿念书啊?」

    李纨不好意思地说:「孩子还小,去不得书院。只好麻烦宝二叔了。」

    面对像李纨这样的美人相求,宝玉没法拒绝,就约定每天下午来教贾兰念书李纨十分高兴,留他吃了茶,宝玉还惦记给薛幡写匾的事,连忙赶回怡红院。

    宝玉回来后,命晴雯準备好笔墨,自己凝神定气写了三个大字「仙慕楼」。

    写好后叫晴雯先挂到高处,自己跑到萧湘馆来见黛玉。一进门就喊:「林妹妹,林妹妹。」

    黛玉正在看书,宝玉拉上她就走。一面说:「林妹妹,你看我写的几个字怎麽样。」

    黛玉说:「先别急啊,二哥哥写的字定是好的,」

    来到宝玉那儿,晴雯已经把字挂在高处,黛玉看了看说:「写的比过去好多了,你写这字做什麽?」

    宝玉说:「是给薛大哥写的。」说着命晴雯把字拿到外头,刻成匾给薛幡送去。

    黛玉很是奇怪起来:「薛大哥也要字,他要做什麽啊?」

    宝玉把她让到屋里,俩人在炕头上坐下。宝玉就把薛幡要做的悄悄给黛玉讲了一遍。黛玉听了羞的面红耳赤,瞪了宝玉一眼说:「你们男人真是坏,屋里有那麽些丫头还妄想别人的妻子。」

    宝玉看她满面娇羞的样子,伸手搂住她的腰说:「等楼盖好了,我领妹妹去看看,你说好吗?」

    黛玉脸色更红,她急急地说:「去去,我才不会去呢。」

    宝玉并不再理她,只把手伸到黛玉的衣内抚摸她的乳房。黛玉早被宝玉粗壮的阴茎征服了。当宝玉的手触摸到她的肌肤时,她就渴望宝玉用肉棍再次给她欢乐。宝玉褪下黛玉的裤子,蓬松豔丽的阴毛尽收眼底。宝玉轻轻撚着黛玉的阴蒂一根手指捅进她湿润的阴道里。黛玉无力地靠在宝玉身上,口中发出低低的浪叫她的纤纤小手也用力握着宝玉的肉棍套弄。宝玉问她:「林妹妹,你现在的口技练的怎麽样了?」

    黛玉羞怯的说:「我……给你试试吧。」说着掏出宝玉的鸡巴含在嘴里。宝玉见自己的阴茎在黛玉的小嘴里进进出出,感到她的口交技术很有长进。宝玉知道要想让黛玉彻底臣服并消除她的羞愧之心,必须给她特别的刺激。因此宝玉坐在床边上让宝玉给自己口交,一面给她讲自己同凤姐、可卿、探春以及和袭人她们寻欢的经过。特别是宝玉讲的在天香楼和贾珍、秦锺一起操可卿的经曆,更是说的绘声绘色。黛玉开始听着心里还很别扭,但越听越激动,听着听着心里就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嫉妒,她开始嫉妒起可卿了。黛玉使劲吞噬着宝玉的肉棍,渴望自己也能像可卿那样被宝玉等人轮奸。

    宝玉讲完小声问黛玉:「妹妹你愿意象可卿那样吗?」

    黛玉从嘴里吐出宝玉的阴茎,擡头看着宝玉满脸淫蕩之色轻轻点了点头。宝玉大喜,知道黛玉以然快象凤姐和可卿那样放浪了。于是他说:「妹妹,我们也多来点花样好吗?」

    黛玉说:「我听二哥哥的。」

    俩人把身上剩余的衣服扒下来。他们倒在床上互相继续口交。宝玉的舌轻巧灵活,不断地深如到黛玉的阴道深处。他的嘴唇贴在黛玉的阴唇上,嘴对着阴道猛吸黛玉的淫水。

    黛玉吮着吮着就觉得宝玉的鸡巴猛一挺,一股股精液射在嘴里黛玉吞食着宝玉的精液,口中发出少女挣扎喘息。

    宝玉从黛玉嘴里拔出肉棍,狠命地插进她的阴道内。黛玉在宝玉的奸淫下发出欢快的春心蕩漾柔媚满怀的呻吟:「嗯……轻……一……点……嗯……喔……你要操死小妹了,哦哦……哎呦……我的穴……我的穴被你操肿了,哦……好舒服……我…我…我也不行了。」

    宝玉用各种姿势轮番上阵,把黛玉操的没了一点过去的端庄秀丽、大家闺秀的样子。只剩下了风流浪蕩。高雅的言语也别粗俗的浪叫所取代。当黛玉的小穴变的又红又肿时宝玉才从她的穴中退出自己的肉棍。

    黛玉用舌舔着宝玉仍然粗大硬朗的肉棍,歉意地说:「二哥哥,你太厉害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再让它插了。」

    宝玉说:「怎麽不能啊,你的穴我还没插完啊。」

    黛玉说:「人家的小穴让你弄的肿肿的,我不敢再让你操我了。」

    宝玉笑嘻嘻伸手指在黛玉的后庭摁了一下说:「妹妹还有这没让我弄啊。」

    黛玉一听吓的魂飞天外,赶忙说:「不行,不行,你的这麽大,它那麽小,这样会疼死我的。」

    宝玉连忙给她解释:「没关系的,妹妹的小穴不也很小吗,你伸进个指头试试也是刚容下,插我的肉棍也没事啊。」

    黛玉把一根手指插入自己的小穴,果然感到里面很小,肉壁紧裹着手指。想来宝玉不回骗自己,再加上宝玉的软磨硬求,黛玉只好答应他。

    宝玉先做着插黛玉屁眼的準备,他用手指不断地在黛玉菊穴周围轻揉,并试图先用指头插进去。当宝玉的手指才进去一点点时,黛玉只是感到一丝轻微的痒宝玉的手指慢慢往里探,另一只手开始抚摸黛玉的阴户以刺激她的情欲来减轻她菊穴初次被插的痛苦。

    随着宝玉变化莫测的手法把黛玉的欲火挑动起来,他也开始向黛玉身上最后一块处女地前进了。宝玉先把自己的肉棍在黛玉的阴户上沾满淫水后对着她的肛门一步步插入。由于黛玉的后庭很紧再加上宝玉不敢太用力,连续几次都没成功黛玉心中的渴望已经达到了顶点,她也不住地催促起宝玉了。宝玉一咬牙稍一用力,粗糙的龟头一下子就进了黛玉的屁眼里。

    随之而来的痛苦让黛玉发出一声惊叫,两行热泪顺着脸庞流下来。宝玉缓了口气后接着把他的鸡巴向深处推进。黛玉瘫到在床上,屁眼上的痛苦一阵阵袭来使她埋头抽泣着。

    宝玉把鸡巴伸到尽头,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宝玉心满意足地抽动起肉棍,轻重缓急错落有致驱散了黛玉的痛苦,带来了醉人的欢快。黛玉用消魂的呻吟代替了先前的抽泣:「喔……好棒哟……好美啊你的……大鸡巴…进来…再用力啊……二哥哥……插得好……我要……我好想啊。」

    听着黛玉的淫词浪语,宝玉心中想:「还是警幻姐姐说的对啊,在庄重的女人在男人身下也会变的浪蕩无比的。」

    宝玉的一股浓精射进黛玉的肛门里,黛玉面带满足的微笑躺在宝玉身上。一面玩弄着宝玉的肉棍说:「二哥哥,没想到弄后面也这麽美啊,就是才开始你刚进去的时候很疼的。」

    宝玉抚摸着她的乳房说:「以后就回好的,一开始都回疼的。」俩人就这样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聊着天,等天黑了黛玉才回萧湘馆。

    以后这几天宝玉不时地和蒋玉菡泡在一起,或者到薛幡那儿去看看他的楼盖的怎麽样了。

热门搜索

商务合作Telegram:@jipinyingshi